作者: bbignose (鼻子) 看板: P_nosestory
標題: 黑細山觀測殺人站(20)
時間: Mon Oct 27 17:49:51 2003

黑細山觀測殺人站20



『變態殺人魔,棄屍至聖廟!』
『先虐後殺,慘無人道!』
『血雨腥風,古都遭煞!』
聳動的標題,誇張的報導迅速在台灣蔓延,似乎所有
的新聞都不再是新聞,因為所有的焦點都在這被過分放大的謀
殺案上。




『我們已經集合了許多的專家,會再最短時間內給社
會大眾一個最合理也最迅速的解釋,而這案子也已成立專案小
組,相信他們一定會讓兇手水落石出……』台上警政署發言人
的官腔還沒打完,坐在下面的記者早已不耐煩的想發問,『…
謝謝。』待發言人一說完,所有的記者如大夢出醒般搶著發言
!『請問一下死者已經查明了嗎?』『兇手短期有可能再犯嗎
?』『……』




『我們所說的就只有這些了,其他的無可奉告,謝謝
。』發言人神情嚴肅的離去,留下了滿肚子疑問的記者及想知
道深入發展的觀眾。



毫無疑問的,這件案子的保密性已經直逼當年的劉邦
友血案,拉法葉命案。


社會大眾也莫不人心惶惶,因為這不是官場糾紛,不
是軍事舞弊。而是可能發生在你我的社會刑案。


警政署也承受了莫大了壓力,總統已經直接在電視上
要求盡速破案,而總統大選又將至,所以輿論通通出爐,在野
黨痛批執政黨無能,以致經濟發展裹足不前,社會案件頻傳。




社會上大街小巷談都是這慘案,校園中更是掀起了喧
然大波,有些思想激進的學生認為是對教育改革的報復。

而無知的低下階級更是認為是惡魔的行為,來懲罰沒
好好讀書的學子。

而其中最受到驚嚇的,還是黑細山。


這事發生在一個不冷不熱的傍晚。
黑細山照例的買了離他家不遠的那家排骨便當,其實
這家便當並不是很美味,但是每當黑細山背著那笨重且被資料
塞滿又印有N大字樣的包包去買便當時,那老闆總是會說:『
阿,教授阿,來來來,多給你一顆滷蛋,好呷喔!』這時候黑
細山就會扶了扶眼鏡,『那怎麼好意思。』再得意洋洋的提著
包好的便當離去。


所以這便當吃起來特別香。
黑細山回到家,放下便當,去浴室稍作梳洗後,再照
往常一般的以望遠鏡看一看括弧五的最新動態,他見沒有什麼
新意後,便端著便當,打開了電視。




當黑細山看到驚悚的頭條新聞後,他不由自主的張大
了嘴,久久不能自己,以至於那口排骨飯掉在了褲子上而渾然
不覺。



『怎麼會?這…這是誰幹的?』黑細山極力思索,『
沒…沒錯阿,括弧五已經很久沒有玩遊戲了阿!』黑細山用力
的閉起眼睛,用拿著筷子的手敲著額頭,忽然眼睛精光四射,
『除…除非是趁我上班的時候。或者是另有其人!是誰?還會
有誰?』



黑細山瘋狂的按著遙控器的鈕,他看了一台又一台的
『即時最新新聞』、『新聞快報』、『整點新聞』、『新聞焦
點』。











『孔廟慘案,震驚了社會,為什麼社會上會發生那麼
可怕的虐殺案件?而這種兇手的心態又是什麼?讓我們看看以
下的分析報導。』黑細山看著電視上TVBS張雅琴誇張的言詞及
很大的頭,順便扒了一口飯。但是沒有報分析報導只是去訪問
臺大醫院心理精神科醫師,探討犯人的心理,黑細山瞬間就把
台給轉掉了,『嗯…TVBS,中天,東森,民視,台視,中視,
華視…』黑細山一台一台的轉著,但是才了解其實每台掌握的
新聞資訊都差不多,一直重複的只是警方將屍體推上救護車的
畫面,及其中一個員警罵三字經的畫面,還有數不清的精神科
權威、犯罪學博士、心理學大師等等馬後砲的發言。



但是所有的新聞台仍緊咬著這件刑案,不惜花所有的
精力去報導,深怕漏掉每一個獨家。

黑細山看著新聞,從傍晚七點一直到深夜一點,終於
在主播搖頭晃腦及了無新意的報導下,黑細山歪著頭睡著了,
夜夢中,他彷彿看到了括弧五一刀一刀著在雕刻著什麼,但是
離他好遠好遠,看不清楚…看不清楚…。

--
夫兵者不祥之器物或惡之故有道者不處君子居則貴左用兵則貴右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
之器不得已而用之恬淡為上勝而不美而美之者是樂殺人夫樂殺人者則不可得志於天下
矣吉事尚左凶事尚右偏將軍居左上將軍居右言以喪禮處之殺人wretch.twbbs.org勝以
喪禮處之道常無名樸雖小天下莫能臣侯王若能守之萬物將自賓天地相合以降甘露民莫
之令而自均始制有名名亦既有夫亦將知止知止可以不殆譬道之在 140.116.141.102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鼻子 的頭像
鼻子

鼻子真的是文藝青年

鼻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