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bbignose (鼻子) 看板: P_nosestory
標題: 黑細山觀測殺人站(16)
時間: Mon Oct 27 17:42:52 2003

黑細山觀測殺人站16

為什麼要說是以前呢?
因為現在黑細山一見到經緯儀上的望遠鏡就渾身發抖
,他感覺到自己瞳孔在放大,毛孔在出汗,是的,他想到了括
弧五,是的,他很興奮。


難掩的興奮感無時無刻不刺激著黑細山的大腦,他僵
硬著手腳架設著儀器,對準時有意無意照到的人影,都讓黑細
山無比的興奮。

回想括弧五的一舉一動,彷彿又重現眼前,他那翩翩
的風度,若有似無的微笑,令黑細山想來依舊不寒而慄。

恐懼,但是興奮。

黑細山不知道他是怎麼完成他的教學,他只知道,這
種因偷窺殺人的興奮感一天天增加,以前他的內心早已天人交
戰過,看?不看?但是隨著括弧五一次比一次更犀利殘暴的虐
殺方式,黑細山已沉迷在這跟道德、社會法理不容卻滿足了自
己獸性與好奇心或是病態變態的自我壓抑的價值觀中無法自拔
了。



他的生命情緒也隨著括弧五的虐殺週期波動著,隨著
靠近括弧五將要虐殺的那個星期五的晚上,黑細山也逐漸的顫
慄期待。



顫慄,但是期待。



『括弧五會帶誰回來?』
『括弧五會怎樣下手?』
『括弧五會穿什麼衣服?』
『括弧五會先肢解腳還是手?』
『括弧五會不會取出內臟?』
『括弧五………』













太多太多的可能,太多太多的未知,太多太多的恐懼
,太多太多的敬畏,太多太多的權利,都在一個小小的望遠鏡
裡。


括弧五支配著他們的生死,也支配著黑細山心中揮之
不去的黑影,黑細山明明知道''它''的存在,卻不敢去面對,
還是選擇了一次又一次的觀看,一次又一次的墮落。

黑細山要花一個星期才能慢慢平靜回復,又一個星期
來消化分解,這樣會又過了二個星期,又會再遇上那黑色的星
期五。


那天又是那星期五夜晚,黑細山依舊觀察著對面的燈

燈亮了。
黑細山小跑步到望遠鏡前,以朝聖的心情將眼睛湊上
了目鏡環。








『沒有人……』黑細山猛然吸了一口氣。
『沒有帶人回來……』黑細山抓著那台昂貴的望遠鏡
發抖。
『為什麼?是今天沒錯,今天是星期五沒錯阿!是第
二個星期五阿。』黑細山非常惶恐,就好像每個星期就等著看
一部卡通片的小孩,突然有一天卡通不演了,小孩著急的哭鬧
,喊叫。

他幾近崩潰。

習慣是一件可怕的東西,當你每天習慣從鬧鐘醒來,
再喝一杯巧克力奶後去上班,有一天你忽然自己醒來,或是巧
克力牛奶賣光了,會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怪異感覺。

黑細山坐在地上喘著氣。
豆大的汗滴從額上留下,流過那可笑的粗框黑色塑膠
眼鏡後,沿著鼻翌流至嘴角,黑細山渾然不知。



括弧五沒有帶人回來。
黑細山抱著望遠鏡,一動也不動的渡過了這一夜。
--
夫兵者不祥之器物或惡之故有道者不處君子居則貴左用兵則貴右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
之器不得已而用之恬淡為上勝而不美而美之者是樂殺人夫樂殺人者則不可得志於天下
矣吉事尚左凶事尚右偏將軍居左上將軍居右言以喪禮處之殺人wretch.twbbs.org勝以
喪禮處之道常無名樸雖小天下莫能臣侯王若能守之萬物將自賓天地相合以降甘露民莫
之令而自均始制有名名亦既有夫亦將知止知止可以不殆譬道之在 140.116.141.102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鼻子 的頭像
鼻子

鼻子真的是文藝青年

鼻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