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bbignose (鼻子) 看板: AL_Bbignose
標題: 新失眠(6)--The Interpretation of Dreams
時間: Fri Apr 22 21:51:11 2005


Dr.楊提了個背包走出病房,對著炮王說:「走吧。」


炮王抿著嘴唇,微微頷首。

二人步出安養中心,不發一語。


「坐你的車嗎?」Dr.楊忽道。


「嗯…」炮王點了點頭,「那邊不太好停車,我再開車載妳回來。」


開著車的途中,炮王把開著的收音機關掉,問道:「妳說有問題要
問我,是嗎?」


Dr. 楊原本正在看著窗外的風景,經過炮王提醒,忙說:「對…對
…」一面說著一面從背包中拿出了一疊列印好的資料。


「從你給我的報告中,指出被害人是在睡夢中死亡的,但是高雄的
案例,死者在來警察局之前心臟就有問題,這會不會只是意外?」Dr. 楊說。


「嗯…照理說沒有證據的案件警方不會受理,但是這五個例子確實
都是在警局中死亡的,雖然他殺機率很低,但是並非沒有可能,畢竟往年死
在警局裡的人數少之又少,就算是重傷,也會直接送醫,不會到警局。」炮
王一面開著車,一面解釋。


「那只能從死亡的人、或是現在住在醫院的人來交叉比對了嗎?」
Dr.楊 又問。


「想不到更好的答案。」炮王無奈地表示。



炮王帶領著Dr.楊 進了沒有名字的醫院,走進了李建偉的病房。


只見李建偉半睜著眼,神情呆滯的吃著醫院配給的稀飯。


但是當他看到炮王進來,情緒卻變的十分激動:「肏!你害我害的
還不夠嗎?還來煩我是嗎?」


炮王冷靜地說:「我打傷你是我的不對,但是我這是在救你的命。」


炮王手掌向Dr.楊 一攤:「這是楊醫師,她會問你幾個問題,老實
回答,或許你不會死。」


Dr.楊 柔柔一笑:「建偉,我的問題很簡單…」Dr. 楊對著李建偉
,一字一句地說。



「你有沒有性侵害過別人?」


「……」李建偉用力地嚥了一口口水,不語。


「我分析了台南地區的三個被害人,不同職業,不同年齡,不同身
份…」Dr.楊 看著資料說,「唯一的相同處,都曾經性侵害過他人,但是卻
沒有被曝光,簡單的說,就是沒有案底。」Dr.楊 說完後看了看炮王,炮王
也跟著點了點頭。


「所以簡單的推理,假設真的有人要在夢中殺你,或許是因為你做
了見不得人的事,卻又逃過法律制裁,所以這個不知名的兇手才會出手。」
Dr.楊 說。







「嗚嗚…」李建偉忽然抱著頭,露出了痛苦的表情,像是內心在掙
扎些什麼,臉上涕淚縱橫。


「別怕,這件案子你也是被害人,你就跟楊醫師說吧,我會從輕處
分的。」炮王誠懇地看著李建偉,希望他可以透露多一些線索。


「我真的不是壞人…不是壞人…」李建偉斷斷續續地說。


炮王看著李建偉,慢慢的踱出病房。


Dr.楊 聆聽著李建偉的自白,企圖還原真相。


一個小時後,Dr.楊 走出病房,她對炮王說:「我想他應該不需要
住在這兒了…」



炮王微微一笑:「我想我有更適合的地方等著他。」


「把他暫時收押,另外去找那個被虐待的援交妹……」炮王吩咐值
班的年輕警官,「這個案子就交給你了。」


炮王突如其來、沒頭沒尾的就對著年輕警官吩咐,讓守在門外的他
嚇了一跳。


「這…我…我…」年輕警官一臉慌張,但是炮王和Dr.楊 卻早已遠
去。

他轉過身看著病房內淚流滿面的李建偉,直現在還完全搞不清楚到
底是怎麼一回事。






炮王開著車要送Dr.楊 回安養中心,半路上他問Dr.楊 :「為什麼
猜想是和性侵害有關?」


「典型的惡夢理論,夢見有人要害他,多半都是自己本身的行為投
射,而『性』正是佛洛依德的賣點之一。」Dr.楊 解釋。


「泛性論!」炮王用左手操縱方向盤,右手摸著下巴說。


「沒錯!」Dr.楊 接著說,「弗洛依德在《夢的解析》一書中,幾
乎花了一半的時間在強調,許多事物在夢中是象徵著『性』,所以夢是最簡
陋原始的象形文字手稿,必須通過許多轉譯,才可能找到象徵背後真正的涵
意。」







「那重點方向就是性了…」炮王忽然用右手猛然一敲方向盤,「在
陳台生案後我就該想到了,不過因為虐待的對象是他老婆,這才大意了…」


「你也不必自責,至少現在眼前不是一團迷霧了。」Dr.楊 安慰
著炮王。

談話中炮王已經開到了安養中心,炮王在停車場停了下來。


「我還要去看一下小妹。」Dr.楊說。


炮王說:「那我就不上去了,我要先回局裡。」


「好。那我們再聯絡。」Dr.楊 點點頭就想要往安養中心的方向走
,不過走了幾步卻又折了回來。




「炮王!」Dr.楊 叫道。


「有個東西忘了拿給你。」Dr.楊 拍著頭,似乎在埋怨自己的記性
不佳。


「哦?」炮王好奇的下了車,跟著Dr.楊 來到她車旁。


Dr.楊 用遙控器打開車門,從車子裡拿出了一本書,遞給了炮王。


炮王一看封面,不禁苦笑。


「The Interpretation of Dreams…」炮王唸著封面上的書名。





「夢的解析」Dr.楊 笑著說,「這本是我的教科書,先借你看,到
時候記得還我。」


「謝啦…」炮王看著手上那本有些破舊的原文書,對著Dr.楊 道謝。


目送著Dr.楊 走進安養中心後,炮王帶著書回到了車上。


「Freud…Freud…」炮王搖著頭,邊唸著佛洛依德邊開著車離去,
不知道是在讚嘆佛洛依德的天才,還是在諷刺這整件案情的荒謬,竟然要佛
洛依德才能解決?









炮王一直不願意這樣想:「要是…這整件事跟夢一點關係也沒有怎
麼辦?」



炮王用力的眨了眨眼睛,企圖讓剛剛的壞念頭從腦海中抹去,現在
的他不應該想那麼多旁枝末節,應該是要找出每個case間的關連。


而放在駕駛座右手邊位子上的那本「The Interpretation of Dreams」
,卻隨著炮王車速的增加而左右搖晃,泛黃的紙頁微微翻動,像是佛洛依德
對幼稚的人們無止境的嘲笑……














--
│ ███ ▂▄▃ ││││
│ ˋ ◤Mooncat~◥││││ 「不看鼻子的小說,
│ ‵ ◤ ◥▏*_▂▁ ▋ │││ 就是一連串不斷地後悔………」
│ ′ 、▌█ ▊▉▏ │ telnet://bbs.wretch.cc AL_Bbignose
◢ ◤◢ ◣▋◢ █ ▋▊ ▕▅▇ ◥◥*Mooncat~
◢ ▂▇ˋ█▆◤ ▂_ ▁▄▆▇▃ *Mooncat~
--
夫兵者不祥之器物或惡之故有道者不處君子居則貴左用兵則貴右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
之器不得已BBS telnet://bbs.wretch.cc 開個人板 超快 不用連署不可得志於天下
矣吉事尚左凶事尚右偏將軍居左上將軍居右言以喪禮處之殺人之眾以哀悲泣之戰勝以
喪禮處之道常無名樸雖小天下莫能臣侯王若能守之萬物將自賓天地相合以降甘露民莫
之令而自均始制有名名亦既有夫亦將知止知止可以 bignose.k2.dorm.ncku.edu.tw海
ddddt:推薦這篇文章 [05/04/22]
laura2266:推薦這篇文章 [05/04/22]
BERUCHOCA:推薦這篇文章 [05/04/22]
atajdem:推薦這篇文章 [05/04/22]
shuwy:推薦這篇文章 [05/04/22]
freshtomato:推薦這篇文章 [05/04/23]
orbseansiba: 肏 這字怎麼念? [05/04/23]
bbignose:操 四聲 [05/04/23]
songwen:推薦這篇文章 [05/04/23]
atajdem:啥米 我一直以為是 淦 說... [05/04/23]
vannesa:推薦這篇文章 [05/04/23]
jacquelinek:推薦這篇文章 [05/04/24]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鼻子 的頭像
鼻子

鼻子真的是文藝青年

鼻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