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bbignose (鼻子) 看板: AL_Bbignose
標題: 新失眠(2)--見不到陽光的真相
時間: Fri Mar 4 00:43:12 2005


南台灣的午後豔陽囂張地灑在大地,鳳凰花下的台南,依舊保持著
古都的寧靜氣質。

但是有一個人硬是打破了這份悠閒。

一個穿著黑西裝的大漢走在路上,因為天氣太熱,他把西裝外套掛
在背後,用右手二根指頭扣著西裝衣領,像是揹書包般地向前走去。

這個壯漢不是別人,正是警政署特別行政專員,炮王。

「三三一,三二九…嗯,是這裡了」炮王自言自語的看著手冊上的
地址,又抬頭看了看,在確定無誤後他伸手按了電鈴。

「鈴鈴鈴鈴!」電鈴發出了刺耳的聲響。

炮王看著門上的「喪中」字條,忍不住用手整理了一下領帶。


過了一會兒,門被打開了,卻只露出了點空隙,一個雙眼無神的女
人站在門後,對著炮王問:「是誰?」

炮王站得筆直,正色道:「我是台南市警察局的代表,我姓王。」

女人抬起頭,彷彿炮王的存在可有可無一般。

女人嘴唇微微一動,話還沒說出口,炮王便連忙搶著問:「方便進
去講話嗎?」

女人眉頭一皺,又看了炮王二眼,但終於還是點了點頭,她退了一
步,把鐵門讓出了個縫隙。

炮王也不客氣,手一伸,將門推的更開一點,再側身進去。

女人一面鎖上鐵門,一面小聲地問炮王:「你想知道什麼?」

炮王站在門旁,等待女人進到屋子裡,聽見女人的疑問,便接著說
:「是這樣的,關於妳先生的死因,老實說並不尋常。」



女人往前走,炮王跟在她後頭,女人又說:「噢,就只有這樣?」
女人說話時的表情十分鎮定,語調並沒有太大起伏。

這回反而輪到炮王傻了眼:「難道這並沒有出乎妳的意料?」

女人用手拉開落地的紗窗,並且白了炮王一眼:「我先生他在去警
察局前,就做了很久的惡夢了。」

炮王進了屋中,出乎意料地,家中擺設竟然一如往常,連香爐都沒
有一座,實在不像是老公剛死的婦人。

「可以談談妳先生嗎?」炮王問。

「談談?要談什麼?」婦人對著個問題似乎不是很理解。

「談談妳先生,不為人知的一面。」炮王先說了前半段話,後半段
刻意加重語氣並且中間停頓了一會兒。





「噢,」女人坐在沙發上,扭曲了一下身子,試著讓自己的坐姿更
舒服了些,「那就要看看你們究竟知道些什麼?」女人看著炮王,臉上絲毫
沒有表情,也看不出來喜怒。

「嘖…」炮王用力的縮了一下下巴,臉上頓時露出極為古怪的表情
,似乎感覺到有些不耐煩,但他還是拿出裝在西裝中的一個信封,展開來對
著女人讀道:「陳台生,民國三十九年生,陸軍政戰學校畢業,從事軍事教
官二十餘年,服役時表現良好,曾獲銀十字勳章……」炮王迅速瀏覽了一下
,像是在找尋重點般,終於過了幾秒,又繼續說道,「魏敏君,高雄人,父
親為海軍中校,妳和陳台生於民國七十六年結婚,至今十餘年,並無兒女。


炮王念了一陣,停了下來,看看這名叫做魏敏君的女人。

魏敏君看著炮王,並沒有言語。

炮王說:「這是外人看的陳台生,也就是你剛死的老公,工作認真
,沒有太大不良嗜好。」




魏敏君幽然一笑:「你們知道的就只有這樣子?」

炮王點點頭,臉色有些無奈。



魏敏君慢慢地拉開自己的袖子,露出了臂膀。

炮王睜大了眼睛,幾乎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

原本該是細嫩的手臂,竟然滿是傷疤,有些早已經結痂,有些卻依
舊烏青,在一些新傷口附近有塗了些藥膏的痕跡,但是在斑駁表皮下,依舊
滲出了血水,或是些透明的組織液。


「老實告訴你,我沒有一天不想他死。」魏敏君緩緩地說。

「三天,我先生死了三天了,」魏敏君伸出三根手指,看著炮王說
,「這三天也是這幾年來我唯一沒有被他羞辱的日子,你知道我以前多痛苦
嗎?」


魏敏君冷冷地說完,就像事不關己一般。


「嗯…」炮王悶哼了一聲,他咬著右手食指的關節,腦中閃過了好
幾個疑問。

炮王看著眼前的婦人,想再問些什麼,卻又不知從何開口。


「這件案子並不單純」炮王折著指頭、對著魏敏君說,「我希望得
到一些些的隱情,一些些也好。」


魏敏君雙眼無神地望著牆角,胸脯隨著越來越快的呼吸起伏著,似
乎在下一個很重大的決定,她用上排牙齒咬著下嘴唇,臉色發青,但牙齒咬
得是那麼用力,以致於嘴角滲出了血來。






「我保證絕對不會有人再傷害你!」炮王直視著她的眼睛,那雙有
些腫脹且帶著黑眼圈的雙眸,炮王堅定地說。

於是一段攤在熾豔陽光下的黑暗開始被披露。

過了近一個小時,炮王才從魏敏君的住處離開,他腦中開始整理剛
剛才聽見,卻不怎麼想相信的荒唐事實、血淋淋;但是合邏輯。

將西裝外套掛在手肘上的他頭用力向上抬著,企圖讓陽光好好驅趕
一下那心中的寒意,他用手摸了摸警察徽章,這讓他深具信心。


「看來這會是一場惡鬥……」炮王用手一抹那尚未刮乾淨的下巴,
苦笑著。

「鈴鈴鈴…鈴鈴鈴…」


手機響起。



炮王皺眉。

「我炮王…」簡潔有力的開場,但換來的卻是一連串沈默。

炮王仔細聽著手機中傳來的話語,微微地點著頭。

「你聽好,絕對不要讓他睡著!」

「還有,我馬上就到。」














台南市第一分局。

炮王駕著警車,狂風暴雨似的甩著尾,奔馳到了警局門口,他沖沖
地下了車,小跑步地趕到了偵訊室。

「姓名?」炮王用手抓了抓頭髮,伸手向跟在一旁的女警拿報告。

「李建偉,二十三歲,待業中…」女警向炮王說。

「好…」炮王看了檔案上李建偉的照片一眼,此人中等身材、微胖


走到了偵訊室,炮王用力的甩了一甩頭,像是要讓神智更清醒一般
,深吸了一口氣,推開了門。

--
██◣╰

▅▅▅ ▅▅▅ ▄ ◢█◣ ◢█◣ ◢█◣ ◢█◣ •*. AL_Bbignose .*•
▌ ▌▌ ▌▋◢▄◣ █ █ ▋ ▋ ◢◤ █▆◤ telnet://wretch.twbbs.org
██◤ ███ ▋◥▄◤ ◥ ◤ ◥█◤ ◥◤ ◥▇◤ *.無名小站螢雪藝文棧.*
▅▅
--
│ ███ ▂▄▃ ││││
│ ˋ ◤Mooncat~◥││││ 「不看鼻子的小說,
│ ‵ ◤ ◥▏*_▂▁ ▋ │││ 就是一連串不斷地後悔………」
│ ′ 、▌█ ▊▉▏ │ telnet://140.113.17.177 AL_Bbignose
◢ ◤◢ ◣▋◢ █ ▋▊ ▕▅▇ ◥◥*Mooncat~
◢ ▂▇ˋ█▆◤ ▂_ ▁▄▆▇▃ *Mooncat~
--
夫兵者不祥之器物或惡之故有道者不處君子居則貴左用兵則貴右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
之器不得已相簿 http://www.wretch.cc/album 有佈景主題 速度很快 可得志於天下
矣吉事尚左凶事尚右偏將軍居左上將軍居右言以喪禮處之殺人之眾以哀悲泣之戰勝以
喪禮處之道常無名樸雖小天下莫能臣侯王若能守之萬物將自賓天地相合以降甘露民莫
之令而自均始制有名名亦既有夫亦將知止知止可以不殆譬道之在 140.116.118.103海
作者在 05/03/04 0:43:46 從 140.116.118.103 修改這篇文章
moonlightsea:推薦這篇文章 [05/03/04]
ddddt:推薦這篇文章 [05/03/04]
greenrain:推薦這篇文章 [05/03/04]
freshtomato:推薦這篇文章 [05/03/04]
sindy:推薦這篇文章 [05/03/05]
ourblue:推薦這篇文章 [05/03/05]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鼻子 的頭像
鼻子

鼻子真的是文藝青年

鼻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