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bbignose (鼻子)
標題: 新失眠(11)--表裡不一的當權者
時間: Fri Jun 3 22:02:50 2005




照片裡是小女孩的近照,破裂的傷口冒著鮮血、乾涸的血塊凝結,
小女孩的四肢有著數不清的淤青,局長和院長面色凝重。



「這就是你們口中的別讓他名譽受損的人所幹的好事!」炮王指著
桌上的照片,順手點了根菸。




立法院院長頹坐在席,小聲地問:「現在,你想要怎麼辦?」




炮王吸了口菸,香菸裊繞在凝重的空氣:「假設這幾個案件的兇手
都是同一個人,那他的目標很一致…」炮王看了局長和院長一眼,「就是殺
死沒有被法律制裁的性侵害者,而且可以明顯得知,兇手的膽量在增加,死
亡的人從一般的市井小民躍升成呼風喚雨的國會議員,下一個是誰?沒有人
知道。」



局長和院長面面相覷,院長不發一語,局長用手搔著那頭髮所剩無
幾的頭,顯得非常苦惱。



局長用手搓著酒杯,愁雲慘霧地說:「事情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子?
為什麼?」



局長將杯中酒水一飲而盡,看著院長:「你說該怎麼辦?」



院長乾笑了一聲:「嘿……這事情是怎麼也不可以揭穿的,至於人
是怎麼死的,我們就不施加壓力便是,只是這個消息不可以走漏,不然我們
位子難做。」


第一分局局長點了點頭,忙道:「是是是,院長說的極是,炮王!
還不快謝謝院長?」


炮王冷眼看著立法院長,說:「管好你的立委、我會抓到我的犯人
。」



立法院長語塞,也瞪著炮王。


凝重的氣氛,無與倫比的壓力。




「你最好抓到你想要的人。」立法院長打了個哈哈,伸手夾了一筷
子菜,放到口中吃了,果然喜怒不蘊藏於顏色,是頭老狐狸。


第一分局局長臉上面子掛不住,忙舉起了清酒壺,想幫炮王斟酒,
緩和一下氣氛,「哈哈,大家不要那麼嚴肅,喝酒!喝酒!」一面說著一面
往炮王座位前的空杯倒酒。



炮王手一攔,阻止了局長:「不忙,等案子結了我再喝。」


炮王站起身,鞠了個躬,便邁著大步,頭也不回地出了料亭。


外面的天氣有點陰,炮王不自覺地拉了拉西裝外套,正想抽口菸,
卻忘記菸留在了料亭裡面,便又從懷中取了一根新的點燃。




赤紅的煙頭一閃一滅,炮王在煙霧中思索,陳立委的死讓原本就撲
若迷離的案情更加複雜,雖然說這二者還找不到沒有絕對相關的證據,但是
炮王堅信不移,這也是難纏兇手的犯罪版圖之一。



「你到底想要告訴我們些什麼?」炮王叼著菸,皺著眉頭苦笑,因
為他相信,每一件謀殺案件的背後,一定都有個故事,每個立下決心計畫殺
人的兇手、必定有他出手的理由。



炮王走到車旁,接到了Dr. 楊的電話。


炮王看了一眼來電顯示,按下了通話鍵。


「我炮王。」他用最簡單的話語表達身份。



「陳立委的屍體鑑定報告出來了,」Dr. 楊的聲音出現在電話的那
一頭,「想知道結果嗎?」



「讓我猜猜……」炮王沉吟,「自殺?」



「Bingo!」Dr.楊回答,「找不到他殺證據,而且陳立委身上的血
液中的DNA 數只有二組,一組是他自己,一組跟西裝上面的血污相同,是女
性。但是並不是陳夫人,跟陳夫人在醫院的DNA資料不吻合。」Dr. 楊補充。




「當然。」炮王一咬牙,「小女孩。」





「小女孩?什麼小女孩?」Dr. 楊的聲音在電話中聽起來十分疑惑。




「佛洛依德勝利,這還是逃不過泛性論的魔掌,陳立委的特殊小嗜
好是玩小女孩,尤其是還沒發育之前的。」炮王解釋。



「這應該是個重要的線索。」Dr. 楊說。


「無端自殺被害者的加害人,有點拗口。」炮王開著玩笑。


「我想要見她。」Dr. 楊問炮王。





「嗯……」在短暫的沈沒後,炮王答應了,「我去載妳吧,妳還在
解剖室嗎?」



「嗯,我還在解剖室,等我刷洗一下,三十分鐘?」Dr. 楊跟炮王
確認時間。



「三十分鐘。」炮王答應了。



掛上手機後,炮王站在路旁、繼續他那支沒抽完的菸,炮王慢條斯
理地,想藉機好好沈澱一下最近緊張的情緒,他吐了個煙圈,並看著它在空
中消散。





炮王心頭煩悶,不是因為立法院長和局長施加的政治因素,也不是
破案的壓力,卻是一種警力也無法維持的距離感,炮王想到了小女孩,不知
道她現在怎麼樣?有沒有脫離危險期?炮王心頭一刺,像是想起了些什麼,
卻又摸不著抓不到。




終於菸抽的只剩屁股,時間也過了接近十分鐘,炮王將菸扔到料亭
前的大色燙金的垃圾桶中,慢慢走向車旁。



炮王坐上了駕駛座,關起了車門,他又多花了三十秒,才從幾乎完
全地寂靜中將鑰匙插入,「轟隆隆」引擎聲響起,十分鐘後,炮王來到了法
醫解剖室所在的大樓前。






炮王將收音機音量轉大,收音機裡傳來了美國六零年代的搖滾鄉村
音樂,雀躍的音符跟炮王的心情恰好反比,炮王也沒理它,任由收音機中的
音樂肆意流竄。


不久,一個穿著襯衫牛仔褲的俏麗女子出現在擋風玻璃前,炮王向
這個女子點了點頭,女子打開車門上了車。



雙方都沒有說話,炮王足底發勁,只有汽車的引擎聲迴盪在夜晚空
寂的台南。



到了沒有名字的醫院,炮王對著管理員點了點頭,Dr. 楊尾隨著上
了樓梯。





炮王問著值班的護士,之前送來的那個小女孩在哪裡?




護士連忙點頭,要炮王稍等一下,撥打著電話,過了不久,一個身
披醫師袍的醫生走了過來,向炮王自我介紹。




「你好,我姓許,是這裡的外科主任,也是小妹的主治醫師。」許
醫師客套的根炮王握著手。




「我們一面走一面說吧!」炮王手一揮,意思是讓許醫生帶路。




許醫生領著炮王和Dr. 楊往醫院深處走著:「小妹的病情病不樂觀
,送來的時候有多處骨折、並且有嚴重腦震盪的現象……」Dr. 楊小聲地「
啊。」輕呼了一聲,許醫生看了她一眼,又繼續講,「現在我們已經將外傷
部分處理完成、但是小妹仍然在昏迷之中,GCS指數只有5。」




炮王和Dr. 楊互看一眼,Dr. 楊是醫生不用說了,一定瞭解 GCS
(昏迷指數)的定義,炮王長期處理刑事案件,也知道昏迷指數5 算是嚴重
昏迷,語言反應喪失,大腦皮質功能喪失。對刺激的反應都是兩腳僵硬打直
,兩手向上,簡單來說就是不知道痛。



許醫生帶著他們來到了負壓病房,炮王和Dr. 楊憂心仲仲地看著病
房內的小女孩,身上插滿了管線,像癱軟泥般地躺在床上。





Dr. 楊看著許醫生手中的病例,指著病例問:「May I?」


許醫生看了炮王一眼,見他沒有阻止,便把病例遞給Dr. 楊。


炮王用腳向負壓病房的開關一踢,自動門緩緩打開。






--
│ ███ ▂▄▃ ││││
│ ˋ ◤Mooncat~◥││││ 「不看鼻子的小說,
│ ‵ ◤ ◥▏*_▂▁ ▋ │││ 就是一連串不斷地後悔………」
│ ′ 、▌█ ▊▉▏ │ telnet://bbs.wretch.cc AL_Bbignose
◢ ◤◢ ◣▋◢ █ ▋▊ ▕▅▇ ◥◥*Mooncat~
◢ ▂▇ˋ█▆◤ ▂_ ▁▄▆▇▃ *Mooncat~
--
夫兵者不祥之器物或惡之故有道者不處君子居則貴左用兵則貴右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
之器不得已BBS telnet://bbs.wretch.cc 開個人板 超快 不用連署不可得志於天下
矣吉事尚左凶事尚右偏將軍居左上將軍居右言以喪禮處之殺人之眾以哀悲泣之戰勝以
喪禮處之道常無名樸雖小天下莫能臣侯王若能守之萬物將自賓天地相合以降甘露民莫
之令而自均始制有名名亦既有夫亦將知止知止可以 bignose.k2.dorm.ncku.edu.tw海
vannesa:推薦這篇文章 [05/06/03]
uhan:推薦這篇文章 [05/06/03]
greenrain:推薦這篇文章 [05/06/03]
pupupapa:推薦這篇文章 [05/06/03]
comty:推薦這篇文章 [05/06/03]
ddddt:推薦這篇文章 [05/06/03]
Monly:推薦這篇文章 [05/06/04]
sindy:推薦這篇文章 [05/06/04]
BERUCHOCA:推薦這篇文章 [05/06/04]
lemoncat:推薦這篇文章 [05/06/04]
avealina:推薦這篇文章 [05/06/04]
Demonslover:推薦這篇文章 [05/06/05]
ths:推薦這篇文章 [05/06/05]
echoing:推薦這篇文章 [05/06/06]
ninpy:推薦這篇文章 [05/06/06]
zueimaaeric1:推薦這篇文章 [05/07/07]
Massimiliano:推薦這篇文章 [05/07/16]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鼻子 的頭像
鼻子

鼻子真的是文藝青年

鼻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