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bbignose (鼻子) 看板: AL_Bbignose
標題: 新失眠(9)--夜長夢多
時間: Fri May 13 00:01:47 2005


老板拍著小女孩的房門「啪啪啪」,小女孩縮瑟在棉被中發著抖、
像是作了什麼壞事,她忽然想到了她爸爸。



「轟」地一聲門被撞開了,小女孩閉起眼睛、接下來要發生的事她
連想都不敢想。


「好了,」男人對著老板說,「你先下去吧。」語氣聽起來平淡柔
和,小女孩從棉被縫中偷看了男人一眼。


寂靜無聲。




良久、小女孩才從被子裡探出頭來,他看到男人呆坐在床角、眼睛
望向角落,一動也不動。



小女孩也不敢妄動,忽然,男人說:「妳有沒有跟別人說過什麼?」


小女孩搖搖頭,淚珠從睫毛流下。


男人看著小女孩,又再一次用那冷酷的聲音問:「任何人?妳有沒
有跟任何人說我對妳作了些什麼?」


小女孩用力搖頭,男人站起身,走到小女孩身旁、拍拍她的頭。






「但是我卻不是那麼認為耶,」男人用手輕柔地撫摸著小女孩的秀
髮,「我認為妳有跟別人說、還想要殺了我?對不對?」


小女孩終於哭出聲來:「沒有!沒有!我根本看不到人、我每天都
是自己一個人!嗚嗚……」


男人蹲下,舉起小女孩的臉、看著她的淚眼。


小女孩的視線被眼淚遮蔽,她感覺到男人的手好像在發抖,就在這
個瞬間,她被男人用力的甩了一巴掌。


「妳他媽敢騙我!」男人在甩完巴掌後抓著自己稀疏的頭髮怒吼,
「從來……就沒有人能騙我!」





男人渾身顫抖,他回想到夜裡的惡夢、喉嚨裡的血腥味依稀可聞,
雖然知道只是夢,但是未免也太真實,男人苦惱著,這個惡夢跟小女孩一定
有關係,雖然這樣做似乎太缺乏事實根據,但是男人還是覺得小女孩在騙他。


男人打了小女孩一掌、小女孩臉頰腫的老高,更是痛到涕淚直流,
但是小女孩仍然坐在床上,一動也不敢動、一聲也不敢吭。


「妳到底跟誰說了什麼?」男人緊握著雙拳,對著眼前小雞般的女
孩虎吼,他只想要得到答案、然後再好好地睡個好覺,但是小女孩的態度卻
讓他氣急敗壞。


「啪啪!」男人又甩了二巴掌,這回小女孩的雙頰都腫了起來,右
邊嘴角還留下了絲血痕,一抹鮮紅映在小女孩慘白似雪的臉上、十分突兀。






男人氣呼呼地在房間踱步、來回不停地走來走去。


小女孩坐在床上,不知要該怎麼辦,若這只是個惡夢,她只希望能
早點醒來。


男人停下腳步,又蹲在小女孩前,從懷中摸出了一疊鈔票,少說也
有十萬塊,這是男人的習慣,在西裝外套隨時裝筆錢,臨時要幹什麼都方便。


男人把鈔票遞到小女孩面前:「是我不好,我不應該打妳的,這些
錢妳拿去,有了這些,妳想買什麼都可以!」


男人將鈔票抖了抖,吞了口口水:「現在告訴我,妳到底跟誰講的
?」





小女孩看著鈔票發呆,她從來沒有見過那麼多錢,但是她知道,就
算她拿了這些錢,等等老板還是會把它都拿走的。


小女孩仍然搖頭、不發一語。


「我肏妳媽的!」男人用高級的鱷魚皮鞋狠狠地蹬了小女孩一腳,
小女孩吃痛,發狂似的亂叫、哭喊。


小女孩喘不過氣,剛剛男人那一腳好像踢裂了她的肋骨,小女孩覺
得很無助,為什麼大家都欺負她、討厭她、打她?不然只會想要在她身上摸
來摸去,把東西塞到她嘴裡,小女孩發瘋似的跳起,往男人衝去。


男人嚇了一跳,大吼一聲:「妳找死嗎?」





小女孩用小手臂盡力地搥打著男人,男人伸出手抵著她的頭,讓她
無法靠近,女孩哭天搶地的叫喊著。


這時候在門外的老板也忍不住了,小女孩可是她的生財工具啊!老
板也顧不得男人的吩咐,連忙進屋勸阻。


「大人!您就不要打了,她真的沒有出過門,我可以作證!」老板
拉著發瘋的小女孩、並對著男人哭喪著臉說。


「他媽的,那你也有份!」男人正在氣頭上,見到老板也有氣,也
對老板踹了幾腳,男人將鈔票丟到老板臉上,「你他媽少管一點!信不信我
叫你場子開不成?」


男人一個箭步往前衝將小女孩一把抓起,齜牙咧嘴的瞪著小女孩說
:「我諒妳也沒那麼大本事。」接著將小女孩往牆壁一甩、頭也不回地走了。



小女孩的頭重重地撞在牆上,只覺得一陣天旋地轉,眼前一黑、一
口鮮血又狠又急地噴了出來。


男人一面邁開步伐一面將西裝外套整理了一下,耳中依稀聽見老板
哭喊小女孩的聲音,但是心情覺得異常輕鬆。


男人在凌晨回到家,放了盆熱水澡、舒舒服服地泡了一回,他把沾
了血跡的高級義大利羊毛西裝丟到垃圾桶中,就像丟一團衛生紙一樣,男人
覺得好像擺脫了些什麼,而男人的髮妻也見怪不怪,這麼多年來她也知道,
少問一點、少看一點、少說一點,對大家都輕鬆,反正只要男人拿錢回來就
好了,其他的事就套句男人的話「肏他媽」


果然,男人泡完澡後睡的香極了。






炮王驚醒。


他躺在家裡的沙發上,眼前的電視仍在重播著昨夜的舊新聞,啤酒
散落在地上,他可以聞到啤酒味,炮王一聲冷汗。



這麼多年來、炮王的第六感一向很強,從在警察學校就如此。每當
他感覺心頭煩悶、有不知名的怒氣想宣洩時,往往就會有糟糕了的案情發生。


就像現在,雖然案情已經呈現膠著、兇手也好久沒有再度犯案、也
沒有任何人來警察局哭喊自己被盯上要謀害,但是炮王就有種糟糕了的感覺。








炮王從沙發上掙扎著站起,他拖著步伐到浴室,掬起水來洗著臉。


冰涼的自來水並沒有澆熄他心頭的火焰,還是有一種不祥的感覺在
悶燒、蔓延,炮王看了看鏡中的自己、滿臉鬍渣,剛毅的臉頰因為多天的焦
慮失眠顯的更加有稜有角,他消瘦了。眼中佈滿了血絲。

就在此時、炮王家中的電話、手機、同時大響了起來。







--
│ ███ ▂▄▃ ││││
│ ˋ ◤Mooncat~◥││││ 「不看鼻子的小說,
│ ‵ ◤ ◥▏*_▂▁ ▋ │││ 就是一連串不斷地後悔………」
│ ′ 、▌█ ▊▉▏ │ telnet://bbs.wretch.cc AL_Bbignose
◢ ◤◢ ◣▋◢ █ ▋▊ ▕▅▇ ◥◥*Mooncat~
◢ ▂▇ˋ█▆◤ ▂_ ▁▄▆▇▃ *Mooncat~
--
夫兵者不祥之器物或惡之故有道者不處君子居則貴左用兵則貴右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
之器不得已相簿 http://www.wretch.cc/album 有佈景主題 速度很快 可得志於天下
矣吉事尚左凶事尚右偏將軍居左上將軍居右言以喪禮處之殺人之眾以哀悲泣之戰勝以
喪禮處之道常無名樸雖小天下莫能臣侯王若能守之萬物將自賓天地相合以降甘露民莫
之令而自均始制有名名亦既有夫亦將知止知止可以 bignose.k2.dorm.ncku.edu.tw海
--
夫兵者不祥之器物或惡之故有道者不處君子居則貴左用兵則貴右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
之器不得已BBS telnet://bbs.wretch.cc 開個人板 超快 不用連署不可得志於天下
矣吉事尚左凶事尚右偏將軍居左上將軍居右言以喪禮處之殺人之眾以哀悲泣之戰勝以
喪禮處之道常無名樸雖小天下莫能臣侯王若能守之萬物將自賓天地相合以降甘露民莫
之令而自均始制有名名亦既有夫亦將知止知止可以 bignose.k2.dorm.ncku.edu.tw海
comty:推薦這篇文章 [05/05/13]
ddddt:推薦這篇文章 [05/05/13]
comty:真是太變態了...看不下去 [05/05/13]
bbignose:還好吧…… [05/05/13]
avealina:推薦這篇文章 [05/05/13]
echoing:推薦這篇文章 [05/05/13]
Monly:推薦這篇文章 [05/05/13]
作者在 05/05/13 0:18:09 從 bignose.k2.dorm.ncku.edu.tw 修改這篇文章
biofox:推薦這篇文章 [05/05/13]
greenrain:推薦這篇文章 [05/05/13]
moonlightsea:推薦這篇文章 [05/05/13]
shuwy:推薦這篇文章 [05/05/13]
BERUCHOCA:推薦這篇文章 [05/05/13]
vannesa:推薦這篇文章 [05/05/13]
Schindler:推薦這篇文章 [05/05/13]
ths:推薦這篇文章 [05/05/14]
jacquelinek:推薦這篇文章 [05/05/14]
Demonslover:推薦這篇文章 [05/05/15]
freshtomato:推薦這篇文章 [05/05/16]
ninpy:推薦這篇文章 [05/05/16]
sindy:推薦這篇文章 [05/05/18]
sindy:我個人非常喜歡這類型的耶,愛情的反而沒什麼興趣@@ [05/05/18]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鼻子 的頭像
鼻子

鼻子真的是文藝青年

鼻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