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bbignose (鼻子)
標題: 新失眠(4)--失去記憶的夢
時間: Fri Mar 18 17:06:22 2005


炮王匆忙趕到關著李建偉的房間,有二、三個員警用手架著他,把
他的手分的老開,但是卻看李建偉神情漠然、反應也有些遲鈍。

「這是怎麼一回事?」炮王問。


「這傢伙本來好好的,後來好像在打瞌睡,但是我看他的頭常常在
動來動去,也沒也特別留意,但是突然他就自己死命的掐著自己的脖子,像
是要把自己掐死一樣,我們才趕快來看看…」一個值班員警滿頭大汗的跟炮
王解釋,看起來很緊張,像是怕被責備一樣。


炮王神情有點不悅,但是也沒說什麼,他往李建偉走了過去,想要
看的更仔細一些,果然,他脖子上是有些紅色血痕跡,就像是被勒的。




「怎麼了?不是說明天才要殺你嗎?你現在是要自殺還是要怎樣?
」炮王對著李建偉問。

只見李建偉對炮王的問題像是聽不見,充耳不聞。

「喂!跟你說話啊!」抓著李建偉的一個警察衝著他耳朵大喊。


李建偉嘴唇微動,像是想說些什麼。


「等等,他好像有什麼話要說。」炮王手一揚,意思是叫大家安靜

「死…」李建偉聲若游絲,「都去死…」他說了幾個字,就睜大了
眼睛,死命瞪著炮王。







「你他媽說什麼啊?」炮王咆哮,伸手抓住了李建偉的肩頭,用力
的前後搖晃,「你說你是不是看到了什麼?還是做了什麼虧心事?想要自殺?


「殺…」李建偉鼓著死魚眼看著炮王,「殺死你…」


「他媽的!」炮王怒極。照著李建偉的頭就是一拳。


這一拳打的真不輕,李建偉登時昏了過去,炮王緊握著拳頭,牙一
咬:「送他到醫院去,派二個人看著他,最好是綁起來,不要讓他亂動。」


旁邊的員警手忙腳亂的把李建偉扶走,只剩下炮王一個人站在牆壁
旁邊,炮王不發一語,眉頭深鎖。






「碰!」他忽然向著牆壁猛貫了一拳,用力之強,連窗戶都有些震
動。


「這就是你辦案的方法嗎?大警探?」一個清脆的聲音傳出,是個
女人。

炮王一聽就知道來者何人,只能苦笑。


「讓妳看笑話了,Dr. 楊。」炮王對著站在門旁、穿著一身俐落灰
色套裝的女子說道。


「原來還有我們王大警探辦不了的案子,真是難能可貴…」被炮王
稱呼Dr. 楊的女子頑皮的拍著手調侃炮王,炮王搖了搖頭,神情顯的有點尷
尬。





「有任何我能幫忙的地方?」Dr. 楊拉過一把椅子,坐了下來,看
著炮王的雙眼。


炮王抱著雙臂,走到了Dr. 楊面前。


「在當法醫之前,聽說妳原本念的是心理學?」炮王深吸了一口氣
,企圖整理自己的思緒。


「犯罪心理學、變態心理學…差不多是這樣。」Dr. 楊曲起手指,
點了點頭。


「那麼有關於『夢』妳應該很有研究了喔!」炮王。


Dr. 楊笑咪咪的點了點頭:「繼續說下去。」



「那我就長話短說了,假設有一個人常常作怪夢,夢到有人要殺他
,而在這之後,這個作夢的人卻無欲警的死了,這可能代表了什麼?」炮王
雙眼凝視著Dr. 楊,一字一句地說,看來他非常認真。





Dr. 楊聽完了炮王的問題,收起了笑容:「一般來說,夢境是失去
記憶的復現,我們現在嘗試把每個曾經發生過的事情都表示成幻燈片,那夢
可以稱的上是一部不知道會播出哪一張的投影機,剛出生、幼兒時期不堪的
回憶、一瞬間閃過眼簾的畫面,都可能間接成為夢的一部份。」




炮王接著問:「那離奇死亡者做的夢,跟他的死亡有沒有直接或間
接關係?」




「醫學上偵測在夢境中死亡的案例並不多見,因為要得知這個人有
沒有正在作夢,必須從腦波判斷」Dr. 楊用手整理了一下瀏海,繼續說,「
而我們常說『你要嚇死我啊!』代表人在受到極大驚嚇的時候,是有可能會
由心裡造成生理的不適、病痛;甚至是死亡,所以就你的問題而言,作夢死
亡是可以被解釋的。」



炮王聽完了Dr. 楊的回答,雙手抱頭、沈默不語,看來正在思考一
些重要的問題。



Dr. 楊也不著急,靜靜的等待炮王將他的思緒重新整理。








「那有可能看見別人的夢嗎?」炮王的神情像是彷彿知道這個問題
的答案一樣,臉上充滿著尷尬。



「呵呵…」Dr. 楊嬌笑了二聲,「科幻電影科幻小說裡常有,但是
就目前醫學及科技,NO!」Dr. 楊回答的斬釘截鐵。



「嗯…」炮王露出了一副「我早就猜到了」的笑容,對著Dr. 楊說
:「謝謝妳,等等我去拿這幾件案子的報告,希望妳能不吝嗇協助我們。」


「唉唷!你跟我客套什麼?有什麼資料越多越好啊!」Dr. 楊用力
的拍著炮王的肩頭。


炮王走到門口,一手轉開了門,一手護送著Dr. 楊出去。



走路的同時,炮王親切的問:「小妹還好吧?」


Dr. 楊皺了皺眉頭,但依舊和藹的回:「老樣子,多謝關心。」


他們二個快步走到了炮王的辦公桌旁,炮王說:「Dr. 楊,妳等我
一下,我馬上把資料拿給妳。」


「好。」


炮王取出了一片空白光碟,放進桌上的電腦中,開始燒錄。


「現在一切都在進步,什麼都數位化了。」炮王在等待的時間中對
著Dr. 楊說。




「可不是嘛!向我這種LKK的女人,馬上就快被淘汰嚕!」Dr.楊促
狹地開著玩笑。


過了不多時,資料光碟片燒錄完成了,炮王把它拿給了Dr. 楊:「
我的手機妳應該有吧,有任何問題在打給我。」


「好,一定。」


炮王跟著Dr. 楊出了警局,並看著她上了車,發動車子。不一會兒
,車子加足了馬力,漸行漸遠。


炮王一個人站在警局門口,發著呆。


直到冷風吹起,炮王才驚覺到還是深夜,這才轉身回到了警局。



炮王打了個電話問了問被送走的李建偉的情況,負責值班看管的員
警說除了臉骨裂傷外,暫時沒有大礙。


炮王切斷手機,自言自語:「睡著的了反而死了,被我打昏了的卻
沒事,哈哈…」


炮王乾笑了二聲,但是越想越不對勁:「睡著的了反而死了,被我
打昏了的卻沒事……睡著的了反而死了,被我打昏了的卻沒事……」


他腦中像是在黑暗中出現了一絲光明一般,但是稍縱即逝,他閉著
眼企圖想極力搜尋,卻徒勞無功。


炮王匆忙地收拾了些相關的資料證據,吩咐著留守警局的員警:「
有任何事情再Call我。」便快步離開了分局。



黑夜籠罩著大地,壓迫著炮王幾乎無法呼吸。


--
│ ███ ▂▄▃ ││││
│ ˋ ◤Mooncat~◥││││ 「不看鼻子的小說,
│ ‵ ◤ ◥▏*_▂▁ ▋ │││ 就是一連串不斷地後悔………」
│ ′ 、▌█ ▊▉▏ │ telnet://140.113.17.177 AL_Bbignose
◢ ◤◢ ◣▋◢ █ ▋▊ ▕▅▇ ◥◥*Mooncat~
◢ ▂▇ˋ█▆◤ ▂_ ▁▄▆▇▃ *Mooncat~
--
夫兵者不祥之器物或惡之故有道者不處君子居則貴左用兵則貴右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
之器不得已BLOG http://www.wretch.cc/blog 安西教練 我想寫日記 嗚嗚o志於天下
矣吉事尚左凶事尚右偏將軍居左上將軍居右言以喪禮處之殺人之眾以哀悲泣之戰勝以
喪禮處之道常無名樸雖小天下莫能臣侯王若能守之萬物將自賓天地相合以降甘露民莫
之令而自均始制有名名亦既有夫亦將知止知止可以 bignose.k2.dorm.ncku.edu.tw海
ddddt:推薦這篇文章 [05/03/18]
ddddt:守候終於有了代價....哇哈哈哈哈哈~ [05/03/18]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鼻子 的頭像
鼻子

鼻子真的是文藝青年

鼻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