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bbignose (鼻子) 看板: AL_Bbignose
標題: 新失眠(1)--沒有兇手的謀殺案
時間: Fri Feb 25 18:58:20 2005



「有人想殺我!」男人顫抖的說。

「嗯,菸?」蓄著滿臉鬍渣的警官點點頭,從懷中摸出一包三五,
禮貌性的向男人一遞。

男人搖了搖頭,意思是不用。

男人睜著血紅的雙眼看著警官,雙手無力的抱著雜亂的頭髮,默默
不語。

「你說…」警官點了一根菸,用力吸了一口,「有人想殺你?」

男人虛弱的點了點頭。

「怎麼殺?」



「作夢。」男人說。

「我連夢到他不知道幾次,他七天前就說今天要殺我,就在今天我
睡著後!」男人堅定的說。

「哦?那麼神奇?那你一定很多天沒睡了吧?」警官又噴了一口煙
,但這一回他有轉頭,他把煙噴到了其他地方。

「四天…」男人依舊低著頭,但是右手伸出了拇指外的四根指頭,
「我已經四天沒睡了。」

「高先生…」警官看著桌前的資料夾說,「依法我們沒辦法保護你
,更不可能提起告訴,因為沒有實際證據,很抱歉…」

「那要怎樣你們才肯收留我!」男人突然發瘋似的大喊,「我不能
回家,他會殺我,殺掉我!就用夢中的那種方法,你知道有多下流嗎?你知
道有多恐怖嗎?讓我待在這兒好不好…拜託…拜託!」





男人先是歇斯底里的大喊,到後來也自知理虧,竟然哭了起來。


警官默默的看著,但是還是聳了聳肩:「無能為力。」



「我肏你媽的無能為力!」男人像是被電到一般,他跳了起來,伸
手將警官桌上的東西全部拂到了地上,乒乒乓乓,東西掉到地上發出了刺耳
的聲音!


「你他媽這樣可不可以關我了?拘役我啊?拜託你關我…我不可以
回家!」男人發狂的亂喊亂叫,他甚至走到飲水器旁將飲水器舉了起來。








「夠了!」警官說。

「我就先關你二天。」警官補充。

「謝謝!謝謝!非常感謝!」男人放下飲水器,跪倒在地,用力的
磕著頭,砰砰砰,好不過癮。




警官不發一語的看著眼前像是鬼上身的男人,不久後伸手將剛剛男
人掃到地上的電話撿了起來,重新放在了桌上,又按了幾個鍵。


「你們可以進來將他帶走了。」警官冷冷的說。

「是的!」電話中的人聲回答道。





在掛上電話後,有二個穿著制服的警察走了進來,把地上的男人架
起,二人一高一低的將男子架了出去。


「拘役二天,至於理由嘛…你自己看著辦吧。」警官說。



在人走出去後,辦公室悄然無聲,只有微微聽見吊扇旋轉發出的嗡
嗡聲,滿臉鬍渣的警官仍默默的抽著菸。


他的第六感很準,他似乎已經知道結果了。


果然,在拘役男子的二十一個小時後,男子被發現暴斃在警察局的
看管室,沒有任何外傷,沒有任何異常,當然也沒有人會接觸到他。





根據監視錄影帶的側錄,男子在前十幾個小時中仍然有活動跡象,
他頹坐在角落,頭一高一低的像是在念佛號,直到第十九個小時,男子開始
打瞌睡,終於在第二十個小時沈沈睡去,第二十一個小時發現死亡。


警察局方面非常頭大,他們先通知法醫驗傷,但是毫無結果,只能
以心臟麻痺作為定案,雖然不得已,警察局還是得通知男子的家人。


警察局長早就被家屬叮的滿頭包,不過這一次他學乖了,他把鬍渣
男叫了進局長室。


「炮王,」警察局長對進來的鬍渣男說,「你看,你簽的。」他把
一份文件丟向鬍渣男。


但是被叫做炮王的男人看都沒看,只是嗯了一聲。




「你別嗯啊。」局長有點著急了,「家屬都要找立法委員了,你要
我怎麼向他們交代?」

「就說是謀殺,」砲王皺著眉,用手摳著下巴說,「然後照以前的
慣例一切封殺。」

「謀殺?我耳朵是不是聾啦?人在警察局裡死的你叫我說是謀殺?
」局長對這個答案很不滿意。

「事實就是如此。」炮王說,「死一個二個你可以說是意外,但是
到現在,連死五人,這只是在警察局死的,其他家中死的、沒報警的都沒統
計,台北一人,台南三人,高雄一人,你說這不是謀殺是什麼?」炮王冷靜
的反問。

「但是我這樣沒辦法交代啊?」局長哭喪著臉說。

「就說台灣哪裡不死人!」炮王拉開門,打了個哈哈,走了出去。





「炮王!你別走啊!」局長的叫喊他裝作沒聽到,還是大步往前走





炮王調出死者身份,還有最近所有死亡人的基本資料。

五個人,五種身份,五項家庭背景,五種職業。

千頭萬緒的線索在炮王腦中竄來竄去,像是沖天炮,完全不可預測
未來的行徑。

其實這件案子在二個星期前就轟動了警界,當時台北士林分局先有
人在拘役中離奇死亡,這雖然也不是大新聞,偶爾有醉漢或是鬥毆群眾或是
吸毒過量的累犯,也有可能在警察局死亡,但是讓大家最疑惑的是,死者是
自願被拘役的。





後來二星期間發生的台南一號死者,二號死者,炮王都來不及參與
,因為他不在台南,本來在夏威夷處理一件飛航案,也被急急忙忙調回國來



整件案子看起來都是荒唐的一塌糊塗,在夢裡要殺人的兇手,不停
出現的惡夢,莫名其妙的猝死。


要是被害者 (其實也還不能算是被害者,因為還不知道是自然死亡
或外力加害,不過就算是吧。) 不是在警察局裡過世的,只怕永遠都不會被
懷疑,因為台灣每天都死幾十個不明原因的人,或許是身體虛弱,或許是心
臟無力,也或者就只是時辰到了。









所以這依舊是件荒唐的案子。

但是炮王卻感到無比的興奮。

他可以感覺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在沸騰、燃燒,頭裡的腦細胞蠢蠢欲
動。

「已經好久沒有這種感覺了。」炮王一邊走回自己的座位一面想。

「喀喀…」他用力的左右搖晃著腦袋,頸關節發出了喀拉的聲響。

只是包括炮王自己都沒有料到,自己會捲入那麼大的災難裡。






--
██◣╰

▅▅▅ ▅▅▅ ▄ ◢█◣ ◢█◣ ◢█◣ ◢█◣ •*. AL_Bbignose .*•
▌ ▌▌ ▌▋◢▄◣ █ █ ▋ ▋ ◢◤ █▆◤ telnet://wretch.twbbs.org
██◤ ███ ▋◥▄◤ ◥ ◤ ◥█◤ ◥◤ ◥▇◤ *.無名小站螢雪藝文棧.*
▅▅
--
夫兵者不祥之器物或惡之故有道者不處君子居則貴左用兵則貴右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
之器不得已BBS telnet://bbs.wretch.cc 開個人板 超快 不用連署不可得志於天下
矣吉事尚左凶事尚右偏將軍居左上將軍居右言以喪禮處之殺人之眾以哀悲泣之戰勝以
喪禮處之道常無名樸雖小天下莫能臣侯王若能守之萬物將自賓天地相合以降甘露民莫
之令而自均始制有名名亦既有夫亦將知止知止可以不殆譬道之在 140.116.118.103海
作者在 05/02/25 19:05:36 從 140.116.118.103 修改這篇文章
ths:推薦這篇文章 [05/02/25]
greenrain:推薦這篇文章 [05/02/25]
vannesa:推薦這篇文章 [05/02/25]
ourblue:推薦這篇文章 [05/02/26]
nlcmak:推薦這篇文章 [05/02/26]
freshtomato:推薦這篇文章 [05/02/27]
meo:推薦這篇文章 [05/02/27]
HeroBlue:推薦這篇文章 [05/02/28]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鼻子 的頭像
鼻子

鼻子真的是文藝青年

鼻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