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眷戶注意:
近期要進行眷村改建活動,請大家注意村長廣播,謝謝~
作者: bbignose (鼻子)
標題: 童謠(6) End
時間: Sun Apr 17 21:42:27 2005


阿勇、陳教授、小玲的男友都專心的聽著小玲拉著胡琴,由於這三
人之中只有阿勇曾經有聽過一次,小玲的男友當天雖然在場、但是並沒有仔
細聆聽,而陳教授更是完全沒有接觸過,所以大家都聚精會神的聽著。


曲調依舊從行軍前的慷慨激昂開始,慢慢進入了征戰沙場的慷慨悲
嚎,這時候的小玲,更是閉起雙眼,似乎在用全身的力量來完成這首埋藏已
久的神秘曲目。


曲調這時開始進入了暗潮洶湧的死亡氛圍,在社團教室的眾人全都
毛骨悚然,大家都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就像是有個人在你面前死命的瞪著你
,但是你卻看不到他,沈重的壓力迫使得大家幾乎喘不過氣。







阿勇心想:「快到上次結束的地方了!」不由得捏了一把冷汗。


小玲這時的胡琴聲更是鐵馬金戈般的全走高音,指尖的按放旋轉地
飛快,那高音一個接著一個,讓人耳朵刺痛,真的像極了惡魔的嘲笑。


霎時,小玲的琴聲完全靜止,而緊閉起的雙眼慢慢睜開。


「啊!」小玲驚呼。


她本來以為可以看到在社團辦公室的三人,但是卻完全不是那麼一
回事。







看著小玲的何止三人、三百、千三人都有!


這些人打扮的像是電影上清末民初的人,全身血跡斑斑,像是在戰
場上征戰已久的戰士,有的人胳膊被齊根砍斷、兀自淌流著黑血,有的人脖
子中了一箭,有的卻是肚子上被劃了一刀,肚破腸流。


但是最讓人害怕的是,這些人的眼睛全都不見了,只留下了個深深
的眼眶,就用那深可穿腦的空洞眼眶盯著小玲,惡狠的模樣無法形容。


而這些人卻不發一語的死盯著小玲,這些人並不是站在屬於他們的
戰場上,而是踏在黑暗裡,千百人自遠而近,層層環繞。小玲只知道有很多
人盯著她,詭譎的啞默氣氛聽不見一絲人聲,小玲只能聽見自己的心跳「噗
通、噗通……」






突然間,這些彷彿畫面暫停的人微微一動,開始慢慢地向小玲逼近。


小玲幾乎歇斯底里,想要大叫卻全然發不出聲音,喉嚨中只有「嘶
嘶……」的氣聲,伴隨著自己越來越大聲的心跳「噗通、噗通……」


這些人動的緩慢,但是也快要接觸到小玲了,小玲像是被附身一樣
動彈不得,無計可施的她只能束手就擒。





「暗ゆ夜ザ、女ソ子ゾ人形メ抱ゆサハオヂ泣ゑ」







不知道從哪裡傳來的聲音,但是清晰地迴盪在黑暗裡,小玲精神一
振:「是陳教授!」


她想起陳教授曾經向她解釋過;祭文最忌諱曲不全、心不誠。連忙
跟著陳教授的聲音接續的唸著:「在黑暗的夜裡女孩抱著玩偶哭泣。」


這些人聽到了這詞句、開始騷動了起來,就像是久別妻女的戰士忽
然重逢家鄉,他們開始拋下手中兵刃。



「土地上ソ花ゾI士ソ鮮血ズ赤ゑ染バヘホペ」


「地上的花朵被戰士的鮮血染紅。」





這些人開始停止了對小玲的逼近,也似乎忘記自己身在何方,為何
而戰……



「母ソ鶳ゆ思ゆソ駍Vゆコネザパ停止ウスゆ」


「母親思念的淚永不停止。」


這些沒有眼珠的人開始從眼眶中流出了黑血,竟然像是在悲泣、痛
哭,每個人按住自己流血的眼窩,畫面異常淒戾,









「空ソ中ザA魔ソ笑ゆRメ痀Fウギ」




「天空中充滿著魔鬼的笑聲。」

這些人隨著眼窩中流出的黑血,身影慢慢變的模糊,就像是沒有顏
料的水彩,漸漸迷離,從清晰轉成平淡,終於只留下一片黑暗……




而小玲也覺得全身虛脫,完全沒有力氣,跟著腿一軟,暈了過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小玲好像聽到人七嘴八舌的人聲,「醒了醒了!
」、「要不要送醫院啊?」、「小玲!小玲!」


小玲睜開眼睛一看,三個人頭逐漸從模糊而清晰,但是不是令人害
怕的古人,而是她男友、阿勇和陳教授。


他們三個圍著躺在地上的小玲,看到小玲悠悠轉醒,不由得十分高
興。


「我……我暈了多久?」小玲氣息微弱地問。


「大概有三十分鐘吧。」陳教授說。






「發……發生了什麼事?」小玲又問。


「自從妳像發瘋般拉完了琴之後,便一個人站在原地恍神我們怎麼
叫也叫不醒,真是嚇死人了!」小玲男友拍著胸脯、對著她說。


「對呀!嚇死人了!」阿勇大聲補充。


「還好後來陳教授開始唸起那破紙上的日文詞句,妳才開始全身顫
抖,像是嗑了藥一樣,等到陳教授全部唸完,妳就像斷了線的風箏,直直的
摔倒在地。」小玲男友用不忍的溫柔眼神看著她,十分心疼地說。


「是這樣的啊……」小玲依然全身疲軟,但是已經不像之前那樣完
全無力,掙扎著想要坐起身來。





「啊!」小玲突然指著窗外放聲尖叫。


大家轉頭向窗戶望去,不由得都倒抽了一口涼氣。


一個滿身是血、頭破血流的年輕女孩、牽著一個手拿洋娃娃的幼小
女童,飄在窗外,眼神無助地看著他們。


「君兒……」小玲放聲大哭,原來窗外的年輕女孩、君兒正是她離
奇跳樓的室友,而牽著的女童也是當初第一次拉破紙上的樂曲時,在角落看
到的女童。

只見女童懷中抱著的洋娃娃,對著大家眨了眨眼睛,二人也漸漸消
失在黑暗。






四個人呆呆地望著窗外,久久不能自己。


阿勇並不覺得十分恐怖,但是竟然感覺到十分不忍與殘酷。


窗外的風呼呼地刮著,從門窗的縫中可以聽見「颼颼」的聲音,而
且風聲中還夾帶著、童稚幼嫩的嗓音,反覆地唱著:




「妹妹揹著洋娃娃,走到花園來看花,娃娃哭了叫媽媽,樹上的小
鳥笑哈哈……妹妹揹著洋娃娃,走到花園來看花,娃娃哭了叫媽媽,樹上的
小鳥笑哈哈……妹妹揹著洋娃娃,走到花園來看花,娃娃哭了叫媽媽,樹上
的小鳥笑哈哈……」






經過了這匪夷所思的夜之後,小玲和阿勇再也沒有遇到什麼怪事,
但是小玲卻也不敢再住在女宿,和班上幾個比較要好的同學住在了外面。


而陳教授本來想把那幾張破紙帶回去研究,但是其他三人都強力反
對,陳教授拗不過,也只好選在一個宜祭拜的日子,和大家一起和大把冥鈔
金紙一把火一起燒了。



大家都刻意不再提起這件往事,而隨著時間的沖刷,這件事也逐漸
變成每一個曾經難忘過的回憶,開始波濤洶湧,後來越來越淡,終於風平浪
靜。









陳教授把這個秘密跟之前的論文資料一起鎖在自己家裡,沒有任何
人知道。


很久很久以後,陳教授的孫子有一天從爺爺家找到了一包東西,打
開一看,是一堆紙張和幾卷錄音帶,而這些錄音帶中有一卷最讓他感到興趣
,上面紀錄著:「小玲原音重現,XX年X月X號以錄音機暗錄。」


「這是什麼東西?」小孫子搖頭晃腦,蹦蹦跳跳的將錄音帶放到錄
音機內……

END



--
│ ███ ▂▄▃ ││││
│ ˋ ◤Mooncat~◥││││ 「不看鼻子的小說,
│ ‵ ◤ ◥▏*_▂▁ ▋ │││ 就是一連串不斷地後悔………」
│ ′ 、▌█ ▊▉▏ │ telnet://bbs.wretch.cc AL_Bbignose
◢ ◤◢ ◣▋◢ █ ▋▊ ▕▅▇ ◥◥*Mooncat~
◢ ▂▇ˋ█▆◤ ▂_ ▁▄▆▇▃ *Mooncat~
--
夫兵者不祥之器物或惡之故有道者不處君子居則貴左用兵則貴右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
之器不得已相簿 http://www.wretch.cc/album 有佈景主題 速度很快 可得志於天下
矣吉事尚左凶事尚右偏將軍居左上將軍居右言以喪禮處之殺人之眾以哀悲泣之戰勝以
喪禮處之道常無名樸雖小天下莫能臣侯王若能守之萬物將自賓天地相合以降甘露民莫
之令而自均始制有名名亦既有夫亦將知止知止可以 bignose.k2.dorm.ncku.edu.tw海
ddddt:推薦這篇文章 [05/04/17]
vannesa:推薦這篇文章 [05/04/17]
Monly:推薦這篇文章 [05/04/17]
lovefuruya:推薦這篇文章 [05/04/17]
cancer22:推薦這篇文章 [05/04/17]
shalia27:推薦這篇文章 [05/04/17]
danielhsieh:推薦這篇文章 [05/04/17]
afault:推薦這篇文章 [05/04/17]
seasafe:推薦這篇文章 [05/04/17]
memy:推薦這篇文章 [05/04/17]
constance:推薦這篇文章 [05/04/17]
flyindancing:推薦這篇文章 [05/04/17]
ths:推薦這篇文章 [05/04/17]
lefthand:推薦這篇文章 [05/04/17]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鼻子 的頭像
鼻子

鼻子真的是文藝青年

鼻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dl7119
  • 有伏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