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眷戶注意:
近期要進行眷村改建活動,請大家注意村長廣播,謝謝~
作者: bbignose (鼻子)
標題: 童謠(3)
時間: Fri Apr 15 23:03:58 2005



妹妹揹著洋娃娃,走到花園來看花,


娃娃哭了叫媽媽,樹上小鳥笑哈哈。



「這是什麼?」阿勇這天回到了新竹老家,幫忙整理倉庫,偶然翻
出了一個銀灰色的鐵盒,上面鏽跡斑駁,感覺年代久遠。

「猴孫!那個東西不要亂動!」在一旁的阿祖看到阿勇把鐵盒搬出
來,大罵出聲。

「好啦好啦……放回去嘛……」阿勇噘著嘴小聲嘟囔著,但是對這
個鐵盒產生了掩藏不住的好奇。




當天夜裡,阿勇趁著大家熟睡的時候,偷溜到院子裡,確定了四下
無人,悄悄的進了倉庫。


手電筒燈光微弱,但是阿勇還是找到了那個斑駁的鐵盒。


打開鐵盒,一個油紙包。打開油紙包,裡面放了幾張泛黃的紙張,
上面用著鋼筆寫著日文,還畫著看不懂的符號,看樣子好像是音樂簡譜。


「什麼嘛!這是什麼鬼東西?」阿勇心裡抱怨了一番。

一陣冷風吹過,阿勇打了個哆嗦。

「匡噹!」阿勇手一抖,鐵盒不小心掉在了地上。






「汪汪汪!汪汪汪!」院子養的狗聽聞到有聲響,登時狂吠。


阿勇心裡害怕被發現,連忙將紙張揣到口袋,把鐵盒堆到原位,趕
緊離開了倉庫,溜之大吉。

阿勇把紙張帶到了學校,打算找的看的懂日文的同學,來問問到底
是什麼意思,為什麼那麼神秘。

剛好班上有一個正在學日文的同學,阿勇把紙張拿給他一看:「妹
妹揹著洋娃娃。」


「什麼?」阿勇不解的問。


「上面寫著:妹妹揹著洋娃娃。」同學補充。





「那後面這個簡譜是什麼?」阿勇又問。


「不知道。」那個同學搖搖頭。


阿勇又多花了二個禮拜的時間,試著從各種不同樂器的簡譜上找到
類似於紙張上面的模樣,他問了許多人,終於,一個國樂社的學姊說:「胡
琴。」


「那是胡琴的譜。」學姊。


「蛤?那是不是『妹妹揹著洋娃娃』的曲調?」阿勇問。







「妹妹揹著洋娃娃……」學姊皺著眉,似乎在心裡默默地順著簡譜
審查,「不是,完全不一樣。」


「什麼?那妳會彈嗎?」阿勇仍然不死心。


「嗯……」學姊歪著頭思考,「星期三晚上你來國樂社,我趁社課
的時候拉給你聽好了。」


星期三的晚上,就是上陳教授的古代符號學的前二天,阿勇依約到
了國樂社。


學姊看到阿勇,招了招手,又指了指旁邊的一張椅子,意思是叫他
坐下。





阿勇坐下來,看著學姊架起胡琴,擺好譜架,放上了那泛黃的紙張。


「咿咿呀呀……」胡琴開始演奏。


那是一首完全沒有人聽過的曲調,那曲調是那麼的深沈、幽晦、跟
「妹妹揹著洋娃娃」童言童語般輕快的曲調完全二碼事。


周圍著國樂社同學紛紛停下了練習,聚集到他們二人身旁。

胡琴努力鼓盪著,試圖讓最真實的音符流竄而出。









曲調剛開始慷慨激昂、後來似乎發出了短兵交接的肅殺氣息,再來
更是沈暗,彷彿是死亡般的晦暝……


「嘰──」琴聲嘎然而止,而周圍的人也聽的毛骨悚然。


「沒了嗎?」阿勇問。


學姊咬著下顎,點了點頭。

周遭的空氣,緊繃到無法呼吸。

阿勇拿著紙張走了。







在阿勇離開的時候,學姊也收起了胡琴,說是身體不舒服,也匆匆
忙忙的走了。


學姊的男朋友;國樂社的社長,追了出去,問說是什麼一回事。


學姊不發一語,搖了搖頭。

她男友連聲追問,學姊深呼吸了幾口氣,像是在調整心情。


「剛剛,我拉到一半的時候……」學姊用顫抖的聲音說,「就發現
琴譜寫的並不合理,有幾個音是不可能相互接在一起的,照理說沒有人這樣
寫曲……但是,後來琴竟然像是有生命一樣……自己動了起來……」







學姊男友倒抽了一口氣。


「後來……我發現,在社團教室的角落,有一個小女孩……抱著洋
娃娃,不發一語的聽著……」學姊緊閉著眼睛,似乎不敢回憶起這片段。


「我……我沒有把琴拉完……我騙了阿勇,我怕……」學姊眼淚像
是斷了線的珍珠,撲在她男友懷中啜泣。


她男友安慰著說:「別怕,一定是妳最近太累了,眼花了而已。」


學姊點著頭,她寧願相信這種自欺欺人的答案。







阿勇回到寢室,也對剛剛那神愁鬼哭的曲調感到不可思議。


他忽然想到小時候看到的一本雜誌,裡面有一篇文章,作者就是歷
史系的陳教授,內容好像是童謠之類的,而妹妹揹著洋娃娃確是童謠沒錯,
他決定下次上課要去問問陳教授,看看他有沒有什麼線索。


後來自陳教授那裡拿回資料後,阿勇開始聆聽裡面的錄音帶,總算
在非洲篇找到了曲調類似的歌謠。


阿勇對照著編號,翻閱著論文,上面紀錄著:「A67 ──非洲茅利
塔尼,安魂曲。」


「安魂曲。」阿勇搔著頭,這是什麼奇怪的東西?





「算了,下次上課問問陳教授好了。」,阿勇看著時鐘,快半夜三
點了,便把東西整理一下,上床睡了。



只是,他萬萬沒有想到,和陳教授見面的時候,竟然不是下一堂課。


而是學姊室友自殺後的警察局。


事情發生的太突然,也太離奇。


負責調查著警員本來認為是單純的壓力太大自殺案件,但是死者的
室友、卻宣稱是鬼害死她的,這不得不深入調查。






原來死者的室友是國樂社拉胡琴的,這幾天晚上,不知怎麼地,每
每睡到半夜就會一個人爬起來拉著胡琴,但自己卻渾然不知,她的二個室友
(其中之一就是死者)雖然覺得奇怪,但也沒有多說,沒想到過了幾天,她
又起來拉著曲調哀怨的胡琴,而死者也迷迷糊糊地翻身坐起,聽了一陣後,
尖叫著打開窗戶跳了出去。

而死者的尖叫聲使的正在拉胡琴的室友驚醒,但是悲劇已經發生。

這樣才牽扯出了阿勇、阿勇又提到了那張斑駁的紙和陳教授。



陳教授這一天在研究室中就覺得內心惴惴不安,心臟狂跳,像是有
什麼悲劇要發生。


這個時候,他接到了警察局打來的電話。






--
│ ███ ▂▄▃ ││││
│ ˋ ◤Mooncat~◥││││ 「不看鼻子的小說,
│ ‵ ◤ ◥▏*_▂▁ ▋ │││ 就是一連串不斷地後悔………」
│ ′ 、▌█ ▊▉▏ │ telnet://bbs.wretch.cc AL_Bbignose
◢ ◤◢ ◣▋◢ █ ▋▊ ▕▅▇ ◥◥*Mooncat~
◢ ▂▇ˋ█▆◤ ▂_ ▁▄▆▇▃ *Mooncat~
--
夫兵者不祥之器物或惡之故有道者不處君子居則貴左用兵則貴右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
之器不得已BLOG http://www.wretch.cc/blog 安西教練 我想寫日記 嗚嗚o志於天下
矣吉事尚左凶事尚右偏將軍居左上將軍居右言以喪禮處之殺人之眾以哀悲泣之戰勝以
喪禮處之道常無名樸雖小天下莫能臣侯王若能守之萬物將自賓天地相合以降甘露民莫
之令而自均始制有名名亦既有夫亦將知止知止可以 bignose.k2.dorm.ncku.edu.tw海
ddddt:推薦這篇文章 [05/04/16]
annchang:推薦這篇文章 [05/04/16]
Monly:推薦這篇文章 [05/04/16]
shuwy:推薦這篇文章 [05/04/16]
danielhsieh:推薦這篇文章 [05/04/16]
comty:推薦這篇文章 [05/04/16]
biofox:推薦這篇文章 [05/04/16]
jely:推薦這篇文章 [05/04/16]
Schindler:推薦這篇文章 [05/04/16]
lockwood:推薦這篇文章 [05/04/16]
constance:推薦這篇文章 [05/04/16]
作者在 05/04/16 17:29:12 從 222-250-168-249.cm.dynamic.apol.com.tw 修改這篇文章
suling119:好想看喔~><~看了三篇頭發麻手也起雞皮疙瘩><想看^^" [05/04/16]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鼻子 的頭像
鼻子

鼻子真的是文藝青年

鼻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dl7119
  • 好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