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眷戶注意:
近期要進行眷村改建活動,請大家注意村長廣播,謝謝~
作者: bbignose (鼻子) 看板: P_nosestory
標題: 黑細山觀測殺人站(24)完
時間: Mon Oct 27 17:57:47 2003

黑細山觀測殺人站24



炮王盯著電腦銀幕傻笑,他哈哈大笑。
螢幕上出現了數百個列表的失蹤人口,想要從中挑出誰是
死者簡直難上加難,而且真正的失蹤人口是不會通報的。

『沒辦法啦,只好一個個查啦。』再找不到更好的徵辦方
法時,最笨的方式就是最好的方式。


炮王突然覺得有一種無力感。
這種感覺是很奇妙的,就算他以前被警察學校記過也不曾
有過,但是這次就像是心頭被人一把揪住,喘得無法呼吸。
但是他是不會被打倒的,不然他就不是黑風的兒子。

前一代的宿命,要後輩來承擔,這太沉重,也不人道。

警察局的積案就跟人們對血腥的迷戀一樣幽長,但是總是容
易被覆蓋,有太多的懸案沒破,該破而未破,或根本不該被破。



劉邦友案是,尹清風案也是。

在劉案發生時,沒有人不震驚歹徒的辣手及專業,迅速的致
死及滅跡,直到現在還是神話。

但是還有幾個人記得劉邦友案?

三年,通常人記不清楚三年前發生的事,在天天都有新資訊
爆炸的時代,沒有人會花精力去回憶往事。

所以這個案子也就擺了三年。

它靜靜躺在箱底,等待老天的一絲憐憫。
所有人都遺忘它了,套一句前國防部長的名句,『台灣哪裡
不死人!』,有新的案子不停的堆疊在他身上。

它看不見陽光。

所有人都遺忘他了,除了一個人例外。





















三年後,N大,空間資訊學系辦公大樓。

『請坐請坐,不知道長官今天來到這裡有何貴幹?』一個戴
著粗框眼鏡的男子問。
『喔,這是一件荒謬的事,也是我人生的挫折之一,但是我
還是想在閒暇之於完成它,即便沒有什麼意義。』一個略帶滄桑,穿
著舊西裝的大漢道。



『這裡是三年前一個命案的有關台南失蹤人口表,這裡是第
七十八號,你看,就在這裡,表上寫著最後一次上課的老師就是您。
』大漢指著發黃的紙表說。



『這真的沒什麼大不了的,我只不過是求一口氣罷了。』大
漢苦笑。





午後的陽光無情的灑在N大。




















『你終於來了…我等了你很久喔。』戴著粗框眼鏡的男子
扶著眼鏡笑道。

























『這是一個可怕的故事,事情發生在有你有我的學校。』

『學校裡沒有老師就不能稱之為學校,沒有學生亦然。』

『學校裡總是會有幾個特別古怪的老師,特別叛逆的學生。』

『若沒有了這些有趣的點綴,校園生活將不再多采多姿。』

『掌聲呢?』

『很好。』

全劇終。

--
夫兵者不祥之器物或惡之故有道者不處君子居則貴左用兵則貴右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
之器不得已而用之恬淡為上勝而不美而美之者是樂殺人夫樂殺人者則不可得志於天下
矣吉事尚左凶事尚右偏將軍居左上將軍居右言以喪禮處之殺人wretch.twbbs.org勝以
喪禮處之道常無名樸雖小天下莫能臣侯王若能守之萬物將自賓天地相合以降甘露民莫
之令而自均始制有名名亦既有夫亦將知止知止可以不殆譬道之在 140.116.141.102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鼻子 的頭像
鼻子

鼻子真的是文藝青年

鼻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艾
  • 其實括弧五是不存在的?<br />
    一切都是那個老師有點…?<br />
    其實都是那個老師?<br />
    <br />
    啊啊啊…我發現我的大腦不管用了…<br />
    <br />
    什麼邏輯?概念?<br />
    <br />
    大概是我太想睡了吧…<br />
    <br />
    在這篇我嗅到九把刀的味道,有點相似的血腥味…<br />
    <br />
    晚安~<br />
  • J i l l
  • 不是很懂的結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