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眷戶注意:
近期要進行眷村改建活動,請大家注意村長廣播,謝謝~
作者: bbignose (鼻子) 看板: P_nosestory
標題: 黑細山觀測殺人站(21)
時間: Mon Oct 27 17:51:52 2003

黑細山觀測殺人站21



『炮王,拜託你不要罵髒話好不好?要罵也不要在
攝影機前面罵嘛,我已經夠煩了,你還要來搞這一傢伙…他
馬的,法務部,警政署都在關心我…這一次我頭已經很大了
,台南已經很久沒有死人了…』台南市警察局長抽著菸,對
著炮王罵道。


『知拉,以後遇到那些狗娘養的,讓他們一點便是
。』
『嗯,駒炮阿,你就是太衝動了,也不知道多少人
勸,哪得少了 ?唉,我也不多說了,黑風王哪少說了呢?』

『……。』炮王默默的聽著,同樣的詞語他已聽太
多,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就算是黑風的兒子也不例外。

『那個案子要盡快破,上面交代下來了,不論代價
,越快越好,唉,都快要總統大選了,還搞這種飛機,真是
要命,馬的…說的頭都痛了,最近壓力是大了點……』局長
那囉唆的毛病又發作了,真如老太太的裹腳布般又臭又長。



『嘖…。』炮王眉頭一皺,『局長,您慢慢休息,
沒別的事我就先下去了…』炮王一面說一面慢慢的往門口跺
去。

『嗯,好吧。』局長手一揮,炮王也就趁機閃出門
外。











出了局長室,炮王總算鬆了一口氣,但是一見到迎
面走來的鄧警官和楊法醫,心情又不由得沉重了起來。



『炮王…』
『你先別說,出去抽隻菸。』炮王右手一擋,就往
陽台走去。

炮王伸手拉開玻璃門,跨了出去,外面的天氣很好
,太陽也很大,跟局裡面制式的冷氣味全然不同,炮王從懷
中取出了菸,手叩叩的敲著菸殼,敲出了二隻菸,順口刁了
一隻,一隻遞給鄧警官,鄧警官接過了菸,炮王摸出打火機
幫鄧警官點火,對著楊法醫道『法醫歹勢齁,我知道你不抽
菸,歹勢。』













『不要緊的,你們抽吧。』楊法醫抓著頭道。
『對了,炮王,你知道這件案子多有趣嗎?』
『多有趣?』炮王噴了口菸。
『楊法醫,你的時間囉。』
『要確認屍體身分的方法有很多,最先進的是以DNA
檢驗,但是台灣沒有建立DNA庫識別碼,所以這如大海撈針,
想要找到的機率很低…』

『嗯…所以說DNA沒有。』炮王點了點頭,又噴出了
一口菸。
『而指紋是台灣常用的鑑定方法之一,因為台灣指紋
碼建立的比較完整,但是…』楊法醫從手中的牛皮紙袋抽出一
張A4大小的照片,『從這張照片來看,這個案子被害人的雙手
,自手肘以下一直到指尖都被強酸腐蝕,直可見骨…』

『嗯…所以說被害者指紋也沒有。』炮王看著對面大
樓擦玻璃的工人,又用力的吸了口菸道。

『對,而還有一種辨識屍體的方法,是比較少見的…
』楊法醫漸漸興奮了來,『就是臼齒辨識,若曾經有去牙醫拔
智齒或處理牙齒問題,牙醫那就會留下資料,但是…』楊法醫
又抽出了一張相片,『你們看,被害者的四顆臼齒被拔下,而
其他牙齒有被磨過的痕跡…』


『嗯…所以說牙齒辨識也…』正當炮王想說沒有時,
楊法醫先大聲答出『沒有!』


『嗯…』炮王轉頭看著鄧警官,嘴角一偏指向楊法醫
,『嗯。』鄧警官聳了聳眉,露出一副莫可奈何的表情。

『好阿。他媽的,想玩玩兒是嗎?是不是想玩玩兒?
』炮王自言自語,忽然爆出一陣狂笑,『哈哈哈哈哈哈…』

這一回換鄧警官和楊法醫目瞪口呆。

『沒事,沒事,我剛剛說的是食神裡面一個從來不穿
衣服的古惑仔的台詞,想玩玩兒是嗎?是不是想玩玩兒?哈哈
,真是笑死人了。』

炮王笑了一陣,把菸往樓下一丟,就轉身進入室內,
只留下滿臉斜線的鄧警官和楊法醫。








『他…沒事吧!?』,良久,楊法醫問道。
『沒事,他就那個樣。』鄧警官吐著菸圈,若無其事
的道。









--
夫兵者不祥之器物或惡之故有道者不處君子居則貴左用兵則貴右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
之器不得已而用之恬淡為上勝而不美而美之者是樂殺人夫樂殺人者則不可得志於天下
矣吉事尚左凶事尚右偏將軍居左上將軍居右言以喪禮處之殺人wretch.twbbs.org勝以
喪禮處之道常無名樸雖小天下莫能臣侯王若能守之萬物將自賓天地相合以降甘露民莫
之令而自均始制有名名亦既有夫亦將知止知止可以不殆譬道之在 140.116.141.102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鼻子 的頭像
鼻子

鼻子真的是文藝青年

鼻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dl7119
  • 原來台灣沒dna的資料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