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bbignose (鼻子) 看板: P_nosestory
標題: 黑細山觀測殺人站(6)
時間: Mon Oct 27 17:12:38 2003

黑細山觀測站殺人6




括弧五取出了一跟約二十公分長的鐵絲,看著女人,用手在
女人頸動脈比劃著。
『他…他想幹什麼?』大黑滿頭大汗。


括弧五右手一刺,二十公分的鐵絲毫不費力的刺入頸中,只見
他臉上微微笑著,鐵絲穿過頸部自另一頭突出。

當括弧五刺入鐵絲時,被打暈的女人驚醒了,她試圖尖叫,但
是嘴好像張不開,只見嘴唇微微開闔,好像魚缸理瀕死的金魚。



『一,一定是那個藥膏。一定是的。』大黑心裡狂叫。


括弧五退了二步,左手彎曲放在胸前,右手摸著下巴,點著頭。
他似乎很滿意這件藝術品。




女人雖叫不出聲,但停不了的是她的淚,眼淚流下,流過眼窩,
流過面頰,流向下巴,在下巴停了一下,等聚集多點時滴了下去,就滴在
女人放的尿中。


刺入鐵絲的頸動脈附近的血噴出,噴了一陣子,就稍微停緩了。

括弧五拿起一罐噴霧器,再傷口附近噴噴。血流了流,又神奇的
停止了。

括弧五拿出一把刀子,看長相好像是手術刀,他拿起刀子揮舞了
一下,走到了女人身旁,女人含著淚光看著括弧五,頭微微晃動,彷彿是
乞求饒恕,又像是想從惡夢裡清醒。
括弧五割下了女人的乳頭,但沒有割斷,好像開了二個窗戶一般

















『呼呼。』大黑猛然站起身。急躁的在屋裡踱步。用力的搖晃著
那如烏拉博士班的頭。
黑細山雙眼充滿血絲,神情猙獰,臉上帶著若有似無的笑意。
『接下來怎麼辦呢?』他又將頭靠近望遠鏡。


























括弧五坐在靠窗的躺椅上,抽著菸。
他吐了幾個菸圈。
站起來將菸頭擰在女人乳頭上。





















女人抽續。





















括弧五似乎覺得趣意盎然。
他拿起繃帶,緊緊的纏繞,從女人的腳指開始,一直纏繞到乳
房下為止。這項工作似乎很費力,黑細山幾乎看見括弧五滴下的汗水。

好不容易纏好了,括弧五站起身,用手鬆了鬆領口。透透氣。
他又回到了躺椅上抽菸。


過了半個小時。括弧五站起身。再次走到女人身旁。
他偏著頭看著女人。
解開了女人右手的手銬。回到了躺椅上。





女人右手突然得到自由,剛開始狂亂的再空中揮舞,後來慢慢的
摸向頸子上的鐵絲。





















『果然,這裡還是最在意的阿。』大黑微笑。












女人右手捏著鐵絲。





















『不要拔阿。』大黑替女人焦急。




女人一下子抽出鐵絲。


















『窣窣窣。』血狂噴而下。



















在下半身纏繞繃帶的狀況,血液都集中在上半身,突然頸動脈
的出口打開,血液像是找到了歸宿般,如黃河決提狂洩猛噴。



括弧五點著頭,就像是猜中了答案的學生。
女人感覺血猛然噴出,大驚,忙用手去擋,但是只擋的住一邊,
用手一按的結果只是讓另一邊噴的更遠罷了。

女人全身亂動,右手拿著的鐵絲往括弧五丟去。
女人虛弱的沒有力氣。
括弧五輕輕鬆鬆頭一偏,避開了鐵絲。



女人的血越噴越少,改成用流的。









括弧五起身,拿起噴霧器,為女人止血。


女人右手軟軟的垂著。
身子不由自主的抽續。




括弧五拿起手術刀,割開了腹部上的繃帶,由上而下,自肚臍上
十五公分割至肚臍。
割一次,流了一些血。
再割一次,沒流什麼血。









括弧五將右手拿的手術刀換至左手,右手伸入割出來的血窟
窿。

『刷。』拉出一節像是大腸的東西。




















『噁。』黑細山狂嘔。
他飛奔至廁所。不顧一切的嘔著。
大黑跪在馬桶旁,頭靠著馬桶,淚流滿面。




括弧五房間的燈仍然是亮的。



黑細山再也走不過去望遠鏡。




--
夫兵者不祥之器物或惡之故有道者不處君子居則貴左用兵則貴右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
之器不得已而用之恬淡為上勝而不美而美之者是樂殺人夫樂殺人者則不可得志於天下
矣吉事尚左凶事尚右偏將軍居左上將軍居右言以喪禮處之殺人wretch.twbbs.org勝以
喪禮處之道常無名樸雖小天下莫能臣侯王若能守之萬物將自賓天地相合以降甘露民莫
之令而自均始制有名名亦既有夫亦將知止知止可以不殆譬道之在 140.116.141.102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鼻子 的頭像
鼻子

鼻子真的是文藝青年

鼻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